1.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,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,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。
  2. 我见了异象的时候,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(城或作宫)。我见异象又如在乌莱河边。
  3. 我举目观看,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,两角都高。这角高过那角,更高的是后长的。
  4. 我见那公绵羊往西,往北,往南抵触。兽在它面前都站立不住,也没有能救护脱离它手的。但它任意而行,自高自大。
  5. 我正思想的时候,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,遍行全地,脚不沾尘。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。
  6. 它往我所看见,站在河边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,大发忿怒,向它直闯。
  7. 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,向它发烈怒,抵触它,折断它的两角。绵羊在它面前站立不住。它将绵羊触倒在地,用脚践踏,没有能救绵羊脱离它手的。
  8. 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,正强盛的时候,那大角折断了,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(方原文作风)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。
  9. 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,向南,向东,向荣美之地,渐渐成为强大。
  10. 它渐渐强大,高及天象,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,用脚践踏。
  11. 并且它自高自大,以为高及天象之君。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,毁坏君的圣所。
  12. 因罪过的缘故,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它。它将真理抛在地上,任意而行,无不顺利。
  13. 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,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,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,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(军旅或作以色列的军),要到几时才应验呢?
  14. 他对我说,到二千三百日,圣所就必洁净。
  15. 我但以理见了这异象,愿意明白其中的意思。忽有一位形状像人的站在我面前。
  16. 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,加百列阿,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。
  17. 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。他一来,我就惊慌俯伏在地。他对我说,人子阿,你要明白,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。
  18. 他与我说话的时候,我面伏在地沉睡。他就摸我,扶我站起来,
  19. 说,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,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。
  20. 你所看见双角的公绵羊,就是玛代和波斯王。
  21. 那公山羊就是希腊王(希腊原文作雅完下同)。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。
  22. 至于那折断了的角,在其根上又长出四角,这四角就是四国,必从这国里兴起来,只是权势都不及他。
  23. 这四国末时,犯法的人罪恶满盈,必有一王兴起,面貌凶恶,能用双关的诈语。
  24. 他的权柄必大,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。他必行非常的毁灭,事情顺利,任意而行。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。
  25. 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,心里自高自大,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,毁灭多人。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,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。
  26. 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,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,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。
  27. 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,病了数日,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。我因这异象惊奇,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Постоянная ссылка на эту страницу bibleonline.ru/bible/zho/27/08/.

Выбор перевода и языка



© Библия Онлайн, 2003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