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非斯都到了任,过了三天,就从该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。
  2. 祭司长,和犹太人的首领,向他控告保罗,
  3. 又央告他,求他的情,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。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。
  4. 非斯都却回答说,保罗押在该撒利亚,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。
  5. 又说,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,与我一同下去,那人若有什么不是,就可以告他。
  6. 非斯都在他们那里,住了不过十天八天,就下该撒利亚去。第二天坐堂,吩咐将保罗提上来。
  7. 保罗来了,那些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犹太人,周围站着,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,都是不能证实的。
  8. 保罗分诉说,无论犹太人的律法,或是圣殿,或是该撒,我都没有干犯。
  9. 但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,就问保罗说,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,在那里听我审断这事吗?
  10. 保罗说,我站在该撒的堂前,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。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,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。
  11. 我若行了不义的事,犯了什么该死的罪,就是死,我也不辞。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,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。我要上告于该撒。
  12. 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,就说,你既上告于该撒,可以往该撒那里去。
  13. 过了些日子,亚基帕王,和百尼基氏,来到该撒利亚,问非斯都安。
  14. 在那里住了多日,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,说,这里有一个人,是腓力斯留在监里的。
  15. 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,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,将他的事禀报了我,求我定他的罪。
  16. 我对他们说,无论什么人,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,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,就先定他的罪,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。
  17. 及至他们都来到这里,我就不耽延,第二天便坐堂,吩咐把那人提上来。
  18. 告他的人站着告他。所告的,并没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恶事。
  19. 不过是有几样辩论,为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,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,是已经死了,保罗却说他是活着的。
  20. 这些事当怎样究问,我心里作难。所以问他说,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,在那里为这些事听审吗?
  21. 但保罗求我留下,他要听皇上审断,我就吩咐把他留下,等我解他到该撒那里去。
  22. 亚基帕对非斯都说,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。非斯都说,明天你可以听。
  23. 第二天,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,同着众千夫长,和城里的尊贵人,进了公厅。非斯都吩咐一声,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。
  24. 非斯都说,亚基帕王,和在这里的诸位阿,你们看这人,就是一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,和这里,曾向我恳求,呼叫说,不可容他再活着。
  25. 但我查明他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。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,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
  26. 论到这人,我没有确实的事,可以奏明主上。因此我带他到你们面前,也特意带他到你亚基帕王面前,为要在查问之后,有所陈奏。
  27. 据我看来,解送囚犯,不指明他的罪案,是不合理的。

Постоянная ссылка на эту страницу bibleonline.ru/bible/zho/44/25/.

Выбор перевода и языка



© Библия Онлайн, 2003-2016